三峡门户,美誉“诗城” ——重庆市奉节县白帝城

信息来源: 2017.2.6 中国社会报
字体大小:[][][

  蔡楚培

  白帝城位于长江三峡瞿塘峡西口北岸,距重庆市奉节县城东18公里。

  唐朝杜甫早在《夔州歌十绝句·其一》中写到:“白帝高为三峡镇。”千余年来,白帝城作为三峡门户,一直是交通咽喉、军事要塞,区域性政治、经济和文化中心,是自然之美与人文之美的结合,是壮美(夔门)与优美(白帝山)高度融合的典范。早在唐代,李白就留下“朝辞白帝彩云间”的诗篇。余秋雨在《三峡》中写:“三峡的开头是白帝城,这个开头开得真漂亮!”并以“诗情与战火”揭示出白帝城的主题。历代以来,大多数中国诗歌史上的大诗人都曾游历白帝城,在留下他们足迹的同时也留下了他们的故事及诗篇,故白帝城有“诗城”美誉。

  白帝城建于东汉建武元年(公元25年),时逢汉光武帝刘秀称帝,大有统一全国之势。割据蜀中的公孙述自恃地肥物丰关险众附,有成就霸业之志。《后汉书》记载,“建武元年四月,遂自立为天子,号成家。色尚白。建元曰龙兴元年。”公孙述认为按五行之说,汉为火德,土当代火。要代土,只有金。西方属金,与金相配的颜色为白,故自称“白帝”。

  公孙述建国后,实施谋臣李熊策略,立遣将军任满据守扞关(今奉节瞿塘峡一带),在原有基础上筑城,并将建在今宝塔坪一带的县城(奉节最早的一座城,名鱼复城)迁到瞿塘峡口一带,以自己的帝号命名为“白帝城”。这就是白帝城的来历。

  公孙述在白帝城采用“见利则出兵而略地,无利则坚守而力农”的策略,在今草堂河流域实行“屯田制”,开垦良田“百许顷”,并兴修水利,改种水稻,培育出“蜀中第一”的优良水稻,留下“东屯”地名。不但解决了白帝城大量驻兵的给养问题,而且使当地长期受战乱影响的社会经济得到恢复和发展。

  东汉建武十二年(公元36年)公孙述兵败战死,国亡。汉光武帝刘秀收复蜀地,县复名鱼复。白帝城作为县名,存在时间只是在公孙述时期,最长不过十二年,但从此发生三大变化。一是瞿塘峡口一带,从此作为城池,成为县、郡、府、路治地。二是白帝城成为奉节县的别称,不论是鱼复县还是永安县、民复县(人复县)、奉节县,都可用白帝城代指。三是“白帝城”泛化为地名,指代瞿塘峡口一带。不论城池位置在今子阳山至白帝山这一大片(包括白帝山与子阳山之间“平处”),还是局限于白帝山上,或是在白帝山上及白帝山与子阳山之间“平处”,都统称为白帝城。

  白帝城的范围在不同的时间段里有所变化。郦道元《水经注》记载,“(长)江水又东迳赤甲城西,是公孙述所造,因山据势,周回七里,一百四十步,东高二百丈,西北高一千丈,南连基白帝山……江关都尉治,公孙述名之为白帝,取其王巴蜀……白帝山,城周回二百八十步,北缘马岭,接赤岬山,其间平处,南北相去八十五丈,东西七十丈。又东傍东瀼溪,即以为隍。西南临大江,窥之眩目。惟马岭小差委迤,犹斩山为路,羊肠数转,然后得上。”

  公孙述的大将任满所建白帝城(又称作“赤甲城”,因赤甲山得名;赤甲山因西汉赤甲军驻此得名。)包括今子阳山(古称赤甲山)至白帝山及白帝山与子阳山之间“平处”这一大块,其政治经济中心主要在今子阳山上。今子阳山上尚存皇殿台等遗迹。

  白帝城现残存城墙7000余米,最高处约8米,最低约1米。西部城墙沿白帝山江边而起,沿子阳山西脊直上山顶。东部残存城墙至今仍是子阳村居民上下要道。白帝山上考古发现南宋城门遗迹,六朝时期道路、房屋及排水管道遗迹。

  白帝城内有白帝庙。较常见的说法是:公孙述死后,当地老百姓为了纪念他的功绩,在白帝山上修建“白帝庙” 祭祀他。三国时期,蜀汉刘备伐吴失败,托孤白帝城(时名永安县)。被誉为“君臣之至公,古今之盛轨。”为纪念这一重大历史事件,弘扬诸葛亮奉公守节的品行,唐贞观二十三年(公元649年),鱼复县改为奉节县。北宋年间,白帝庙开始并祀公孙述与刘备,明嘉靖十一年(公元1532年),定下“白帝庙祀刘先主”的格局。

  今游人参观的白帝城是明嘉靖重修的白帝庙,仅为白帝城的一部分。2006年5月25日,白帝城被国务院批准为第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三峡水库建成后,白帝山已成为孤岛,原白帝山与子阳山之间“平处”部分已沉入江底。

  • 关闭
  • 打印